您的位置:

首页> 乱伦小说> 我的干妈

我的干妈 - [db:分页标题]

星期五的下午,我骑着上研究所后买的evo骑到大学附近的别墅区,看到孰悉的背影,是张阿姨正提着菜篮和附近的邻居陈太太在路上聊天,我慢慢地将车骑到张阿姨旁,陈太太马上打来招呼。陈太太:嘿,这不是小豪吗?今天没课阿。我:对阿,陈阿姨,今天下午没课,刚好「头有点痒」想请张阿姨帮我洗一洗。陈太太:喔,看来张嫂功夫不错的样子,哪天我也请张嫂帮忙洗个头。张阿姨:陈嫂阿,你别忙,还听这小鬼头的话呢,是他看得起,每次「洗完头」哪次不是弄得一身湿啊,哈哈。陈太太:唉呦,你哪的话,好啦,我得回家睡个午觉,晚上还得打牌呢?张阿姨:那陈嫂你慢走阿,晚点再去你那凑一桌,再见。我:陈阿姨,再见。陈太太:张嫂那就晚点见啦,小帅哥再见。看着陈嫂扭动着妖媚的屁股,搭配那紫色窄裙还真是够骚的,原本就是挺着老二一路骑过来的我,现在感觉裤子快撑破了。我:妈,头痒死了,好想你啊。张阿姨:妈也想死你的,快进来,妈帮你好好的「洗个头」。没错,「洗头」是我跟张阿姨的通关密语,代表我的龟头该让阿姨洗一洗了。一进张阿姨家的玄关,我马上就把裤子解掉,露出胀红硬挺的老二。我:妈咪,我快胀死了,先帮我解解火啦。张阿姨:你这小人精,老二每次都这么大真是要死啦。话一说完,立刻熟练的解下牛仔裤,把那满是口红的嘴唇吸附到硬挺的老二上,不时发出啜、啜、啜的口水声,右手套弄着,左手搓揉我的睾丸,很快就我站不稳了,跌坐在地上,张阿姨则顺势跟着我身体移动,嘴巴一点都没有想要离开我的阴茎,反而更用力吸允着。我:妈,你都五十几岁了怎么还可以这么淫荡的吸着年轻人的老二啊。张阿姨:呵,要不是你啊,我哪知道我会这么欲求不满,话说完继续口交。我也情不自禁地抱着张阿姨的头,把她的嘴当成小穴在干一样,只见她努力地承受老二深入喉咙的撞击,同时却又大力地吸允,很快的精子们就开始不安分了。我:妈,要射了要射了。张阿姨:啊..哈..宝贝小豪,把精液都射进妈妈的嘴吧,妈要热热的喝儿子又浓又腥的精液,都吞进肚子里。天啊,这话听了谁受的了,马上一股爽快带着颤抖的快感,把所有精液无接缝的注入到张阿姨的嘴哩,这骚婆也熟练地随着一股一股的精液,一口一口地吞进,都快升天了我。我:呼..爽翻了我的天,妈的嘴还是那么厉害,骚透了妳。张阿姨:臭小鬼,等会换你喝我的,妈先去把下面洗一洗,你上床去等我嘿。二话不说,光速飞奔到卧房,想说先躺床上休息一下,不知不觉就睡着了。什么? 你问我为什么要叫张阿姨称妈,这故事说来话长,那时我还在念大学,交了一个可爱的女朋友,除了念书,也常常带女朋友出去玩,上旅馆嘿咻,直到后来干脆一起在外面租房子,几乎就是三天两头都在打泡,但为了不让家人觉得我们荒废学业,功课倒也是顾的可圈可点,后来我考上研究所,女朋友回南部,准备回家里附近亲戚的店里做会计,毕业之后自然也就分隔两地,由于车票也是笔不小的开销,有时手头紧(家人也管得紧)也只能每个月来找我个两三次,我则是常常被锁在研究室里,顶多每个礼拜有两三天下午比较有空,有一次女朋友跟家人出国顺便办业务,一去就是2个多礼拜,跟女人做爱过的我怎么能忍受总是靠五指姑娘发泄呢?精虫奔脑的我为了避免打手枪到精尽人亡,决定骑欧兜卖出去透透气,绕着绕着就骑到了离学校附近不远的一条老街,奇妙的老街前面是市场颇为热闹,但是后面就人烟渺渺,骑着骑着突然看到了一间老旧的「冰室」,挖塞,这几零年代的东西,傻呼呼地还以为里面有卖喝的,便停下来看看,里面有两三位阿伯阿姨正在聊天,一位阿伯向我走了过来说到:肖年耶(年轻人)来松一下吗?我:什么松一下?按摩吗?会不会很贵?阿伯:不会啦!阮家齁技术拢金鹤,近来跨卖(我们这边的技术都很好,进来看看)。然后我竟然就跟着进去看了,阿伯拿着一本贴着大头贴的名册给我,叫我选一个,打开一看竟然都是四、五十几岁的欧巴桑,我以为是推拿按摩,想说找个看起来比较「年轻一点」的,便看上了一位感觉满端庄的太太。我:这个好了。阿伯:这位是...阿叶喔,她最近生病捏,换一个好不好?os:干,就她最年轻了,硬是要我找老太婆就对了。我:其他的看起来都比较有年纪耶,有没有跟她(阿叶)差不多的?阿伯:ㄟ...要找跨卖捏(要找看看)....啊∼我问看看你等一下。阿伯拿起手机拨了电话:张嫂啊,你要不要兼差赚一点,蛤∼我知道你不做了,可是阿叶生病啊,帮忙一下啦,喔,贺贺贺,等你啦。阿伯:肖年耶(年轻人)你等一下,坐一下。等了大概有10几分钟,门口来了一位身材满好的阿姨,她就是我口中的妈,(认干妈的意思),她叫做张晓晴。这位张阿姨跟门口的阿伯讲了几句话,便走了过来。张阿姨:年轻人,我们进去吧。我:喔,好...摸摸鼻子跟着进去。然后我们进了一间灯光昏暗的小房间,里面有张双人床,梳妆台上摆着瓶瓶罐罐(我以为是按摩油),锁上门之后,血脉喷张的就来了,那位张阿姨开始脱起衣服,先是脱下裙子,解开衬衫,黑色蕾丝的内衣与半透明的内裤映入眼帘,我眼都看呆了,老二就不用讲,三秒钟就升旗唱国歌。张阿姨:年轻人,看傻了你啊,快脱衣服啊。我:不...不是按摩吗?张阿姨:按摩? 那我可不会哟。我:那...这里是...张阿姨:就是你们俗称的应召站,傻了你。我:挖∼那收费不就很贵(心想惨了)...张阿姨:外面不是都有公定价吗?  一节一千五。我:还好还好...(呼...)张阿姨噗哧的笑了出来,似乎没见过我这傻里傻气的男孩子。张阿姨:你打哪来的啊,今年几岁?我:22岁,在附近的大学念研究所。张阿姨:喔,那还满厉害的啊,怎么书不念跑这来了。于是我就把我只剩五指姑娘陪我以至于骑车绕街的事情说给她听。聊着聊着便聊到了张阿姨,张晓晴,今年51岁,虽然有着跟一般妇人一样微凸的小腹,但乳房满大的,双臀也是紧致翘嫩,要是看她穿紧身衣服,通常老二都会很不听话。张阿姨年轻就在这间冰室当小姐,后来跟某位熟客生了一男一女,才知道对方已有家室,不肯娶她为妻,但愿意提供赡养费。只是给着给着,持续不到两年就联络不到对方了,辛苦的她除了一手扶养两个孩子,直到孩子成年后出去工作了,她也就不再冰室做了,不过偶尔还是会回来泡泡茶,跟老朋友聊聊

而最近几年,因为孩子都出国做生意,所以张阿姨几乎都是一个人独自在家,至今也已经七、八年没接过客人了,今天算是特例,尤其是在这行已经没落的情况下,竟然还有像我这样的年轻人进来(当然我是误打误撞年少无知),实在罕见。我们两个忘我地聊了许久,突然听见阿伯在门外喊:肖年耶,要加时间吗?我猛一看手表,挖靠...我们已经聊掉一节的时间了,这下亏大了,但老二又还没发泄到,还好今天前有带够,再加一节吧。于是跟阿伯讲好再加一节时间,这下得要好好把握了。回到床上,张阿姨有点不好意思的说:年轻人,抱歉啦,好久没有跟别人聊这些了,一不小心时间就没了,后面的时间让阿姨好好帮你放松一下吧。话说完便用那涂满红指甲油的双手解开我的裤袋,拉链在我老二那卡了一下,张阿姨用力一脱,整根阴茎反弹轻打到她的脸上,让她着实吓了一跳,接着笑着笑说:还是年轻好,就是这么有活力。接着嘴巴开始含住我了老二吸了起来,不愧是经验丰富的老手,口交起来跟红音有的比啊!啜、啜、啜的口水声,快速套弄我的老二,搓揉着我的蛋库,而且还不时用那勾魂的眼神看着我,嗯..嗯..嗯..的呻吟声,然后张阿姨自己把手伸到内裤里开始搓揉着她的阴蒂,嗯..嗯..的声音开始变大,一听就知道是很爽的叫声,要不是我出门前先看着波多野结衣和五指姑娘相好过,恐怕早就全泄进张阿姨的喉咙里了吧。就在我闭眼享受这不可思议的美妙过程,张阿姨停止了她的吸允,叫我躺到床上去,接着开始脱下她的内衣裤,当她解下胸罩时,原本就呼之欲出乳房瞬间弹出,丰满的d罩杯让人口水直流,脱下内裤时,茂密的阴毛及肥嫩的阴唇清晰可见,鼻血都快喷出来了我。张阿姨:小帅哥,阿姨漂亮吗?我:阿姨的身材真不是盖的,浓郁女人味啊!张阿姨开心的笑道:真是甜嘴巴,阿姨也想要了,小帅哥你可别太早结束喔。说完便帮我把保险套套上老二,涂了点润滑油,扶着阴茎插入了张阿姨的阴道了。天啊,熟女的阴道,那种湿润温热的包覆感,每分每秒都想榨干你的那种冲击刺激,还好我hold的住,用意志力抵抗张阿姨性感的进攻,但张阿姨也不愧是江湖老手,摆动抚媚的腰身,抑扬顿挫的深入浅出,时而快速冲刺,时而慢速摩擦,从来没干过这么厉害的阴道。为了让我自己分点心,我举起了双手开始玩弄起她的乳房,搓、揉、捏、压,甚至起身用嘴唇吸允张阿姨的乳头,舔、咬、绕、吸的逗弄着,张阿姨似乎也感受到刺激了,开始用手抱住我的头,嘴里放浪地喊出呻吟声:嗯...喔..好舒服...嗯..好棒喔...小帅哥...用力..还要插深一点...阿姨都说话了,只好乖乖听话啦,左手抓着左边乳房,嘴巴咬着右边乳头,下半身奋力地用老二猛干,让原本女上男下的姿势,变成我把阿姨推倒,用男上女下的方式,猛抽我的下半身,让阴茎更深入、更大力,啪、啪、啪地拍肉声,让张阿姨爽到忘我,只是一直淫荡的惨叫着:啊∼∼∼啊∼∼∼∼∼还要、还要啊∼,用力、好深...插的好深啊∼∼好爽...下面被插得太舒服了啊∼∼∼。我:阿姨,我要射了...实在太爽了...张阿姨:射给我...小帅哥射给我,阿姨被插得太舒服了,没有精液不行啊。我跟张阿姨同时叫了出来,虽然精液全进了保险套,但感觉就像是内射一样让人觉得不可思议的痛快。我跟她躺在床上休息一下,看一看时间还有一点,就一起冲了个澡,张阿姨细腻地帮我把刚激战完的下半身沐浴干净,然后亲了一下我的脸颊,说道:年轻人真好,谢谢你让阿姨也能这么享受,时间也不早了,不介意的话,回阿姨家那边,阿姨煮顿饭一起吃怎么样?我想想反正也没事,就答应他了,出去后跟阿伯结帐时,张阿姨还特别跟阿伯交代,说聊天聊久了一点,要算便宜一些,对我这个穷学生来说真是太感心了。到张阿姨家享用过晚餐之后,她削了些水果请我吃,我们边吃边聊,让我觉得她真的是位温柔贤淑的女性,不知不觉的很容易被她的对话、姿态吸引着,入夜之后,我也打算告辞了,张阿姨送我到玄关门口,我向她道谢后,她说她也很久没跟家人聚了,有人陪的感觉让她很愉快。我抓了抓脑袋,害羞的问张阿姨:阿姨,我....下次还可以找你吗?张阿姨:小帅哥,我今天只是帮忙代班而已哟,阿姨已经不做了。我:那.....我可以直接来找你吗?张阿姨愣了一下,笑了笑说:那倒是可以,你喜欢我家吗?我:阿姨家让人感觉满温馨的,重点是阿姨有妈妈的味道,我在外读书,总是会怀念这样的感觉。张阿姨:不然你就做我的干儿子吧,常常来找干妈,干妈有空煮些东西请你吃。我:这怎么好意思,我.....张阿姨:不想?我:超想的...张阿姨:那就成啦!!  害害臊臊的多别扭,男孩子要果敢一点。我:知道了,妈!!张阿姨一听开心地抱住了我,那丰满的d级巨乳挤压到我胸口,害我的老二又站起来了,一直不停地顶着张阿姨的小腹。张阿姨:我们家干儿子还真是性致高昂,才刚认完干妈,马上就想要乱伦了。我低着头不发一语,但是默默的把肿胀的老二从裤里掏出来,磨蹭着张阿姨的三角地带。张阿姨也没出声,轻轻地把裙子跟内裤解下,然后蹲下把我的老二含进嘴中,不断地用唾液润湿我的老二,等她站起来,她擡起一条腿,示意我把老二插入,但我却蹲了下来,欣赏这美妙的熟女阴户,张阿姨似乎害羞了起来,抽抽我的上衣想拉我上来,不过在我一口含住张阿姨的阴地后,她的双手转而扶向我的头,我肆意的舔弄、吹咬张阿姨的肥美阴户,一阵阵的淫水开始渐渐湿润了她的性器,急促的喘息声从她口鼻中传出,我越舔越有味、越来越过瘾,想不到帮女人舔阴也可以这么刺激,在我不断的舌头攻势下,张阿姨忍不住的说了出来:「宝贝,妈湿了,快插进来吧...」多美妙的一句话,这是我生平第一次听到,换作是别人大概一辈子也听不到吧。我起身把胀到发紫的老二插进张阿姨的阴道中,充分湿润的阴户完全没有阻力,张阿姨靠在墙上任我抽插她的阴道,她紧咬着双唇害怕大声地呻吟会被邻居听见,痛苦的表情可见一般,于是我把双唇凑上,跟她来的情人舌吻,一边挺着腰抽插着未来干妈的阴穴,一边用舌头在她的嘴里搅翻着,由于这样的姿势也挺累人的,于是我改用老汉推车的方式从后面插入,这种姿势的奥妙之处在于你可以清楚看到女性动人俏丽的双臀,就像两团肉球般任你摆布,阴茎插入的深度可深可浅,通常也会让被你骑的女人很有感觉。啪、啪、啪、啪,这不是拍手声,这是我在用下半身猛干我未来干妈的碰撞声,阴茎连同下半身用力碰撞干妈的臀部,每撞一次就更深入一点,淫水从阴道中被阴茎抽出,滴了几滴在地板上,张阿姨刻意遮掩的呻吟随着撞击的律动而有所起伏,嗯...嗯...嗯...嗯...的哼叫着。我:妈,我..我要射精了...我该射哪里?张阿姨听到后立刻提起双臀,让老二抽出,随即转身用双唇含住,双手抓住我的大腿,仅用嘴巴开始快速地套弄着,随着口水从张阿姨的嘴里流出,啜、啜、啜的声音更加明显。我:妈,我射了。张阿姨:射妈嘴里(嘴里还含着阴茎而有点模糊的语音)我:啊!!....嗯..........一股又一股热烫的精液从龟头中喷出,直往张阿姨的嘴里喷去,而后一滴不剩咕噜咕噜地被她饮尽,我的老二则不断地在他嘴中颤抖着。我:妈,对不起....我应该先带套的。(猛然想到)张阿姨:傻孩子,都叫干妈了还计较这啥? 宝贝有需要,妈当然得帮忙啰。我:呃...那如果你儿子真的想跟你做呢?张阿姨:就算我肯他也不肯啊,何况这样会犯法,被抓了我可受不起。我:也是,这份孝心就让我这干儿子来承担吧。张阿姨:害不害臊啊你,臭小鬼。我:我(羞...),妈,如果可以的话,下次可以不要带套吗?张阿姨想了想,告诉我他这几年似乎有快要停经的趋势,但为保险起见还是需要服用避孕药,至少要一个月才能安全。我点了点头,表示我会定期买药来给干妈,他也笑了笑,表示愿意接受我这份「孝心」,向干妈「真正」道别后,我骑着欧兜卖慢慢地往宿舍回去,往后每个礼拜只要有空,都会去干妈那坐坐,顺便「做做」,享受这腐坏的天伦之乐。扯远了...故事继续回到床上。模糊的意识中觉得有股湿润柔软的东西在摩擦我的老二,揉揉眼睛一看,原来是张阿姨正在用那妖媚的唇舌舔弄我的阴茎,看到我醒了,她说:臭小鬼,妈不过冲个水你就睡着啦?我:还不是妈你刚口交太销魂,魂都被你吸走了。张阿姨:哈,说这啥鬼话,别闹了,妈痒着呢,宝贝快点儿...我把她拉上床后,嘴巴开始对着张阿姨的阴户开始攻击,时而轻咬时而深舔,双手搓揉着张阿姨柔弹软嫩的乳房,不断刺激着她的乳头,让她不自禁的大声淫叫了出来。张阿姨:宝贝,妈想你啦,粗肉棒快进来插个舒服啊...我:妈∼就说你骚你不信,这话说出去还不羞死人。张阿姨:唉唷,还不就叫给你听的,今天你不搞久一点,妈不用饭给你吃。我:是∼我的宝贝妈咪,今天就用粗肉棒喂你这饥渴的肉穴喝精液,让她吃个饱、喝到吐,这样可以吧。张阿姨:这才是妈的乖儿子,快插啊...宝贝...嗯...噢...我把阴茎对准张阿姨的阴道后,用力一插,由于阴道跟阴茎都已经充分湿润,所以几乎是一棍到底,我们俩都躬起了身子,享受这超深入的性交。「啊...啊...宝贝..好爽...舒服死了...妈还要..还要肉棒插」这段不要脸的做爱呻吟声、以及肌肤碰撞的拍肉声从卧房的窗户传出,微微的传入了住附近的陈阿姨耳朵里,若是一般人大概都以为这是夫妻下午在恩爱的交响乐,但陈阿姨很清楚,这是我再找我干妈「洗头」时才有的声音。陈阿姨:张嫂这骚婆娘,又在跟小豪做些见不得人的鬼事,还干妈、干儿子叫的那的亲昵,真不知道是哪来的艳福,这小豪的命根不知道怎么样,看来是来头不小才让张嫂这贱妇淫荡成这样子,唉...搞得老娘下面都湿了...,小豪亲亲,你什么时候也来搞搞陈阿姨的骚穴呐,陈阿姨也想要被你把那又热又浓的精液射到高潮,被肉棍搞到虚脱啊.....陈阿姨就这样,一边听着我跟干妈的做爱声,一边拿着假阳具自慰到高潮了。